首页 > 资讯中心 > 行业动态

行业动态

景区涨价、节日拥堵、休假扎堆 “老三难”困扰中国游客

发表时间:2014-05-04 10:57:00 [打印] [收藏]

“客栈平时150,节假日680”“人山人海煞风景,到此一游是合影”“一放假,全国人民都堵在了高速上”……近几年来,景区涨价、节日拥堵和休假扎堆,是困扰着中国游客的“老三难”。

   五一小长假,各大景区依旧火爆,也让旅游“老三难”再次暴露于公众视野中。记者调查发现,这几大难题环环相扣,亟待通过政策规范、景区管理等多方合力破题。

   太贵:

   吃、住、行都“逢节必涨”

   “临江房680元一晚,小长假前几天就订满了。”凤凰古城一家客栈的老板告诉记者,往常临江房的价格在150元左右。而位于凤凰县的某五星级酒店,标准间平时每晚300多元,4月30日晚对外标价已涨到800多元。

   “之前接到游客投诉,为什么平时500多元的酒店长假涨至近900元。”九华山风景区管委会宣传科章寅虎说,与五一小长假相比,十一黄金周的价格涨幅更大,住宿涨幅在50%左右。“有的民宿、农家乐,住宿价格甚至翻番涨。”

   “短途交通涨幅在30%左右,机票涨得更高。”安徽新天地旅行社总经理岳青松告诉记者,以合肥到海南为例,日常航空公司给旅行社的机票折扣在4折左右,小长假期间只能给到8折,这样往返仅机票就比平时贵1392元。

   记者在湖南、湖北、安徽等多个景区走访发现,“逢节必涨”是各大景区的普遍现象,酒店价格翻番甚至更多,餐饮配备两套菜单,节假日用“高价”版,交通涨价更是立竿见影。

   “按照国家政策,景区很多方面价格都是放开的,但张家界制定了一个最高限价。”张家界旅游局局长丁云勇告诉举例,最高限价是在酒店平日挂牌价的基础上,制定一个具体的涨价比例,“比如挂牌价800多元的酒店,涨价不能超过百分之几十。”

   丁云勇等人指出,从市场的角度来说,节假日景区“吃、住、行”涨价与供需关系失衡有非常密切的联系。“供给成本上扬是一个因素,更重要的原因是需求量短时间内暴增。”

   太挤:

   景区“爆棚” 高速“拥堵”

   供需关系失衡,简单来说,就是节假日景区“爆棚”了。

   “鼓浪屿要被踩沉,泰山堵得人发疯。”“北京动物园,99.99%的动物都是人。”“西湖断桥,只见人头不见桥头”……景区究竟挤到了什么程度?从游客们的种种“吐槽”中可见一斑。

   官方统计数据显示,小长假第一天,安徽黄山接待游客2.0854万人次,同比增长79.3%;天柱山景区接待游客6.6万人次,同比增长184.5%;张家界武陵源景区一次性进山人数达到19494人,同比增长64.6%……

   1日晚,国家旅游局网站发布消息,北、上、广等地主要出城道路出现严重拥堵,高速堵车长龙达数十公里;全国铁路1日旅客发送量破千万人;2日,公安部交管局数据显示,山西五台山、安徽九华山、四川九寨沟等景区道路交通流量增长200%以上……

   事实上,为了引导、控制客流,不少景区已推出相应政策。“我们会通过网站、广播、手机短信和景区大显示屏,告诉游客哪个地方现在比较拥挤、哪个景区还有承载空间。”丁云勇说,信息公开是引导游客分流、避免发生拥堵很好的方法,此外还可限流售票。

   扎堆:

   错时休假待探索

   “集中出行”最重要的推动力,自然是“休假扎堆”。

   丁云勇等业内人士指出,没有真正实现“错时休假”,没有将带薪休假制度落到实处,是中国旅游目前面临“老三难”的根本原因。

   安徽省淮南市市民杨玲是一名旅游爱好者,但刚刚入职一年的她被领导以“任务重,年轻同志多努力”驳回了休年假的申请。杨玲说,她和她的同事带薪休假普遍难以保证。

   安徽师范大学历史与社会学院副教授陈爱如认为,正是由于带薪休假有名无实,国家法定节假日才会成为大量国民外出游玩的最后一根“救命稻草”,全民出游的拥堵局面由此而来。

   “最明显的是公务员、国企员工等群体,现在基本是按照国家法定的休假制度来旅游出行,给旅游市场造成一定压力。”丁云勇建议,应该要设立相关制度,让民众有根据自身情况选择休假的时间和空间,让带薪休假的权利得到法律保障。

   武汉大学旅游发展与营销研究中心主任熊元斌分析说,当务之急不仅要用带新休假制度强化保障市民出游的权利,还要尝试建立错时休假制度,让国民分流实现出游需求,“不能十三亿人都用一套休假办法。”

(来源:珠海特区报)